报道上海市劳模梁伟强事迹

来源:上海支部生活 发布时间:2015-05-08 阅读:4208 次


梁梁伟强:“磨”出高清新天地
     中共上海市委党刊《上海支部生活》在2015年第五期(总1251期)上对2010年-2014年上海市劳动模范上海高清数字科技产业有限公司梁伟强事迹进行了报道。以下是报道内容。
 
     梁伟强:“磨”出高清新天地
 
     本刊记者 郑思思
   
    【人物小传】
     梁伟强,上海交通大学博士,中共党员,1980年11月生。现为上海高清数字科技产业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芯片中心总经理,先后获得发明专利授权11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次,上海市和国家广电总局奖励6次。荣获2010年-2014年上海市劳模称号。
 
    【正文】
     梁伟强心里一直有个愿景:让中国数百万家庭都能看到高清的电视节目。现在,他离这个梦想又近了一步。
     “2015年1月1日开始,我们所有国内销售的电视机里都要支持地面数字电视接收的功能,这意味着,在广大的农村、城乡结合部的地区这些原先没有有线电视覆盖的地区,现在都能够看到数字电视了!”梁伟强的口气中透着特别的骄傲,“对于广播电视来讲,它发射端比较少,接收终端是千家万户。要保证每个家庭都能接受到高清的电视节目,就取决于电视芯片的性能及成本核算。而我们最新研制的第六代地面数字电视解调芯片,能相较上一代芯片的成本降低30%,实际接收成功率从96%提高到99%。”
     如今,在梁伟强的带领下,他的解调芯片开发团队连续推出了多款具有市场竞争力的芯片产品,惠及千家万户,并获得国家广电总局高新技术研发一等奖和特别贡献奖。团队研发的直播卫星电视芯片占全国市场的份额,位居第一。
     在感佩这位年轻“80后”博士创造的社会经济价值之余,很多人也不禁好奇:创新之路绝非一马平川,梁伟强是如何凭借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在高清数字芯片领域寻求点滴突破,从而轰开一片科技新天地?
 
     踏实勤奋,铺就高清数字探索路
     记者走进坐落于浦东的上海数字产业园,第一眼见到梁伟强,脑海里不自觉地就对标“理工男”的诸多特征:干净的装扮但搭配并不入时,待人亲和谦逊,却不善言辞。
     然而,一打开数字芯片的话匣子,梁伟强兴致盎然。谈到兴奋处,这位“80后”理工科博士笑容烂漫。
     “我们小时候看的电视机,大多是模拟电视。电视机一打开常有雪花点,图像也有重影。”梁伟强说,那时调皮的小孩子喜欢在电视机上“啪啪”敲打两下,甚至爬到屋外的房顶上扯一扯天线,这样电视的画面能更清晰。
     出生于河南洛阳的梁伟强,对儿时的电视收看体验仍记忆犹新。或许,幼时想看到更清晰的电视节目的单纯想法,成为他日后投身高清数字科技领域的初心。
     从小,梁伟强学习就格外认真刻苦。1998年,梁伟强以全县理科第一名的成绩被上海交通大学的电子工程系录取。本科求学期间,梁伟强几乎将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学校的图书馆和实验室,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研究生,师从数字电视开发的领军人物张文军教授,主攻数字电视传输领域的核心算法和关键技术。
     梁伟强坦言,科技创新的竞争是“刺刀见红”的,技术方案容不得半点疏忽。如今想来,仍令他印象深刻的一次技术攻坚克难,要追溯到十年前,也即2005年他参与的国家数字电视地面传输标准(DTMB,GB20600-2006)的方案设计。
     因为地面通讯的环境极为复杂,这给传输标准制定提出了挑战。当时,交大和清华同时竞争标准的技术芯片。梁伟强的任务是独立负责整个芯片的验证,这相当于芯片能否正常工作的最后一道关卡。要知道,芯片不同于软件,软件有瑕疵可能升级一下打个补丁就可以了,而芯片是集成的硬件电路,稍有设计瑕疵,就会导致整个芯片的不工作。芯片若要返工,不仅成本高昂,当时的时间上也不允许。
     为了更高效地完成对芯片进行验证,梁伟强每天要研读数百个文件,数万行代码。就这样几乎不眠不休,每天凌晨两三点才回到宿舍,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仅用了一周,检测到了设计瑕疵,这比实际需要的检查时间缩短了一半。经过修正后,一次流片成功!
     “最终融合了交大和清华的技术方案,形成了国标。现在这套标准已经影响到了千千万万我们中国人看电视的方式,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还是挺有成就感的。”梁伟强会心一笑。也因此,2005年、2006年梁伟强两次获得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
     踏踏实实的学习、研究,使梁伟强积累了丰富的专业知识,在校期间就小有名气。因而,梁伟强博士还没毕业就被国内高清晰数字电视领域最主要的国标系统及芯片研发基地——上海高清数字科技产业有限公司所录取,至此,他一路在高清数字路上与科技创新赛跑。
 
     创新无止境,只能靠一点点“磨”
     梁伟强把记者带到三楼的一间实验室。实验室里摆满了电脑和各种测试设备,电脑屏幕上一行行绿色数字代码不停滚动,画面单调。
     就是这样的电脑前,梁伟强常常做实验一呆就是大半天。梁伟强介绍说,目前,团队专注于地面数字电视(DTMB)和直播卫星数字电视(ABS-S)两个市场上努力耕耘。因此,泡在实验室里和枯燥的数据“交战”也成了家常。
     2010年,为了解决我国边远地区老百姓看电视难的问题,国家广电总局在前后启动了直播卫星户户通工程。由于涉及技术保密,总局将安全模式激励器的研发任务仅交给了上海高清一家单位,并要求在两个月内务必完成。卫星激励器需要系统符号率在一定范围内任意设置,这带来了一定的技术挑战。领导考量再三,决定把这副重担交给梁伟强。
     梁伟强在接到任务后,立即组建了精干的项目攻关团队,并就项目实施方案进行了认真细致的技术讨论。为了攻克这一难题,他不分昼夜地查资料、找文献、推公式。经过了数次尝试,终于找到了使用多相滤波器进行“无级变速”的解决方案。技术方案确定后,编写代码、仿真调试、硬件实验、系统联调等每一步开发工作他都冲在最前面。一个月的艰苦奋战,安全模式激励器联调成功,比预定的两个月时间缩短一半,获得了广电总局和业界同行的高度评价,他也因此获得2011年度广电总局科技创新一等奖和突出贡献奖的表彰。
这些年,梁伟强先后主持开发了3款地面数字电视解调芯片,每一款都比前一款性能更优、成本更低、应用更广。梁伟强也从普通工程师,升级为高级工程师。2012年还担任了公司芯片开发中心的负责人,开始在更高的高度谋划团队研发管理和公司技术发展方向,成为业界少有的“80后”研发和管理骨干。
     在梁伟强带领下,今年团队研发的最新一代的地面数字电视解调芯片HD2312A,在性能上比几年前的产品提升40%,成本下降超过60%,比竞争对手最新产品还低30%左右。梁伟强打了个形象的比方:这款芯片挑战的性价比就是既要让马儿跑,又要让马儿不吃草。
     最新一代的电视解调芯片,让市场看到了一把颠覆的“利刃”:这款产品不仅被国内外知名电视机厂商所采用,还吸引多家日本、台湾电视机主芯片生产厂商上门洽谈,打破了原先欧美人的垄断独大的局面。
     在业界,许多人对梁伟强的团队毫不吝啬溢美之词:经过一轮轮大浪淘沙,他们的产品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了下来,并且独树一帜,靠的就是这种不断创新的坚持。
     记者问梁伟强,创新的坚持靠什么?
     梁伟强思考片刻说,应该是我们对这份事业的热情与痴迷吧。之于自己,大概是由于骨子里的勤奋和自强。
“创新的路上无止境,产品一代代更新,就是靠一点点磨出来”,梁伟强话语朴实。正所谓十年磨一剑,正是凭着坚韧的意志,梁伟强不断实现高清芯片科技的点滴突破,从而轰开一片自主创新的新天地。中共上海市委党刊《上海支部生活》在2015年第五期(总1251期)上对2010年-2014年上海市劳动模范上海高清数字科技产业有限公司梁伟强事迹进行了报道。以下是报道内容。
 
梁伟强:“磨”出高清新天地
 
本刊记者 郑思思
   
【人物小传】
梁伟强,上海交通大学博士,中共党员,1980年11月生。现为上海高清数字科技产业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芯片中心总经理,先后获得发明专利授权11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次,上海市和国家广电总局奖励6次。荣获2010年-2014年上海市劳模称号。
 
【正文】
梁伟强心里一直有个愿景:让中国数百万家庭都能看到高清的电视节目。现在,他离这个梦想又近了一步。
“2015年1月1日开始,我们所有国内销售的电视机里都要支持地面数字电视接收的功能,这意味着,在广大的农村、城乡结合部的地区这些原先没有有线电视覆盖的地区,现在都能够看到数字电视了!”梁伟强的口气中透着特别的骄傲,“对于广播电视来讲,它发射端比较少,接收终端是千家万户。要保证每个家庭都能接受到高清的电视节目,就取决于电视芯片的性能及成本核算。而我们最新研制的第六代地面数字电视解调芯片,能相较上一代芯片的成本降低30%,实际接收成功率从96%提高到99%。”
如今,在梁伟强的带领下,他的解调芯片开发团队连续推出了多款具有市场竞争力的芯片产品,惠及千家万户,并获得国家广电总局高新技术研发一等奖和特别贡献奖。团队研发的直播卫星电视芯片占全国市场的份额,位居第一。
在感佩这位年轻“80后”博士创造的社会经济价值之余,很多人也不禁好奇:创新之路绝非一马平川,梁伟强是如何凭借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在高清数字芯片领域寻求点滴突破,从而轰开一片科技新天地?
 
踏实勤奋,铺就高清数字探索路
记者走进坐落于浦东的上海数字产业园,第一眼见到梁伟强,脑海里不自觉地就对标“理工男”的诸多特征:干净的装扮但搭配并不入时,待人亲和谦逊,却不善言辞。
然而,一打开数字芯片的话匣子,梁伟强兴致盎然。谈到兴奋处,这位“80后”理工科博士笑容烂漫。
“我们小时候看的电视机,大多是模拟电视。电视机一打开常有雪花点,图像也有重影。”梁伟强说,那时调皮的小孩子喜欢在电视机上“啪啪”敲打两下,甚至爬到屋外的房顶上扯一扯天线,这样电视的画面能更清晰。
出生于河南洛阳的梁伟强,对儿时的电视收看体验仍记忆犹新。或许,幼时想看到更清晰的电视节目的单纯想法,成为他日后投身高清数字科技领域的初心。
从小,梁伟强学习就格外认真刻苦。1998年,梁伟强以全县理科第一名的成绩被上海交通大学的电子工程系录取。本科求学期间,梁伟强几乎将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学校的图书馆和实验室,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研究生,师从数字电视开发的领军人物张文军教授,主攻数字电视传输领域的核心算法和关键技术。
梁伟强坦言,科技创新的竞争是“刺刀见红”的,技术方案容不得半点疏忽。如今想来,仍令他印象深刻的一次技术攻坚克难,要追溯到十年前,也即2005年他参与的国家数字电视地面传输标准(DTMB,GB20600-2006)的方案设计。
因为地面通讯的环境极为复杂,这给传输标准制定提出了挑战。当时,交大和清华同时竞争标准的技术芯片。梁伟强的任务是独立负责整个芯片的验证,这相当于芯片能否正常工作的最后一道关卡。要知道,芯片不同于软件,软件有瑕疵可能升级一下打个补丁就可以了,而芯片是集成的硬件电路,稍有设计瑕疵,就会导致整个芯片的不工作。芯片若要返工,不仅成本高昂,当时的时间上也不允许。
为了更高效地完成对芯片进行验证,梁伟强每天要研读数百个文件,数万行代码。就这样几乎不眠不休,每天凌晨两三点才回到宿舍,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仅用了一周,检测到了设计瑕疵,这比实际需要的检查时间缩短了一半。经过修正后,一次流片成功!
“最终融合了交大和清华的技术方案,形成了国标。现在这套标准已经影响到了千千万万我们中国人看电视的方式,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还是挺有成就感的。”梁伟强会心一笑。也因此,2005年、2006年梁伟强两次获得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
踏踏实实的学习、研究,使梁伟强积累了丰富的专业知识,在校期间就小有名气。因而,梁伟强博士还没毕业就被国内高清晰数字电视领域最主要的国标系统及芯片研发基地——上海高清数字科技产业有限公司所录取,至此,他一路在高清数字路上与科技创新赛跑。
 
创新无止境,只能靠一点点“磨”
梁伟强把记者带到三楼的一间实验室。实验室里摆满了电脑和各种测试设备,电脑屏幕上一行行绿色数字代码不停滚动,画面单调。
就是这样的电脑前,梁伟强常常做实验一呆就是大半天。梁伟强介绍说,目前,团队专注于地面数字电视(DTMB)和直播卫星数字电视(ABS-S)两个市场上努力耕耘。因此,泡在实验室里和枯燥的数据“交战”也成了家常。
2010年,为了解决我国边远地区老百姓看电视难的问题,国家广电总局在前后启动了直播卫星户户通工程。由于涉及技术保密,总局将安全模式激励器的研发任务仅交给了上海高清一家单位,并要求在两个月内务必完成。卫星激励器需要系统符号率在一定范围内任意设置,这带来了一定的技术挑战。领导考量再三,决定把这副重担交给梁伟强。
梁伟强在接到任务后,立即组建了精干的项目攻关团队,并就项目实施方案进行了认真细致的技术讨论。为了攻克这一难题,他不分昼夜地查资料、找文献、推公式。经过了数次尝试,终于找到了使用多相滤波器进行“无级变速”的解决方案。技术方案确定后,编写代码、仿真调试、硬件实验、系统联调等每一步开发工作他都冲在最前面。一个月的艰苦奋战,安全模式激励器联调成功,比预定的两个月时间缩短一半,获得了广电总局和业界同行的高度评价,他也因此获得2011年度广电总局科技创新一等奖和突出贡献奖的表彰。
这些年,梁伟强先后主持开发了3款地面数字电视解调芯片,每一款都比前一款性能更优、成本更低、应用更广。梁伟强也从普通工程师,升级为高级工程师。2012年还担任了公司芯片开发中心的负责人,开始在更高的高度谋划团队研发管理和公司技术发展方向,成为业界少有的“80后”研发和管理骨干。
在梁伟强带领下,今年团队研发的最新一代的地面数字电视解调芯片HD2312A,在性能上比几年前的产品提升40%,成本下降超过60%,比竞争对手最新产品还低30%左右。梁伟强打了个形象的比方:这款芯片挑战的性价比就是既要让马儿跑,又要让马儿不吃草。
最新一代的电视解调芯片,让市场看到了一把颠覆的“利刃”:这款产品不仅被国内外知名电视机厂商所采用,还吸引多家日本、台湾电视机主芯片生产厂商上门洽谈,打破了原先欧美人的垄断独大的局面。
在业界,许多人对梁伟强的团队毫不吝啬溢美之词:经过一轮轮大浪淘沙,他们的产品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了下来,并且独树一帜,靠的就是这种不断创新的坚持。
记者问梁伟强,创新的坚持靠什么?
梁伟强思考片刻说,应该是我们对这份事业的热情与痴迷吧。之于自己,大概是由于骨子里的勤奋和自强。
“创新的路上无止境,产品一代代更新,就是靠一点点磨出来”,梁伟强话语朴实。正所谓十年磨一剑,正是凭着坚韧的意志,梁伟强不断实现高清芯片科技的点滴突破,从而轰开一片自主创新的新天地。
“创新的路上无止境,产品一代代更新,就是靠一点点磨出来”,梁伟强话语朴实。正所谓十年磨一剑,正是凭着坚韧的意志,梁伟强不断实现高清芯片科技的点滴突破,从而轰开一片自主创新的新天地。伟强:“磨”出高清新天地
 
本刊记者 郑思思
   
【人物小传】
梁伟强,上海交通大学博士,中共党员,1980年11月生。现为上海高清数字科技产业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芯片中心总经理,先后获得发明专利授权11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次,上海市和国家广电总局奖励6次。荣获2010年-2014年上海市劳模称号。
 
【正文】
梁伟强心里一直有个愿景:让中国数百万家庭都能看到高清的电视节目。现在,他离这个梦想又近了一步。
“2015年1月1日开始,我们所有国内销售的电视机里都要支持地面数字电视接收的功能,这意味着,在广大的农村、城乡结合部的地区这些原先没有有线电视覆盖的地区,现在都能够看到数字电视了!”梁伟强的口气中透着特别的骄傲,“对于广播电视来讲,它发射端比较少,接收终端是千家万户。要保证每个家庭都能接受到高清的电视节目,就取决于电视芯片的性能及成本核算。而我们最新研制的第六代地面数字电视解调芯片,能相较上一代芯片的成本降低30%,实际接收成功率从96%提高到99%。”
如今,在梁伟强的带领下,他的解调芯片开发团队连续推出了多款具有市场竞争力的芯片产品,惠及千家万户,并获得国家广电总局高新技术研发一等奖和特别贡献奖。团队研发的直播卫星电视芯片占全国市场的份额,位居第一。
在感佩这位年轻“80后”博士创造的社会经济价值之余,很多人也不禁好奇:创新之路绝非一马平川,梁伟强是如何凭借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在高清数字芯片领域寻求点滴突破,从而轰开一片科技新天地?
 
踏实勤奋,铺就高清数字探索路
记者走进坐落于浦东的上海数字产业园,第一眼见到梁伟强,脑海里不自觉地就对标“理工男”的诸多特征:干净的装扮但搭配并不入时,待人亲和谦逊,却不善言辞。
然而,一打开数字芯片的话匣子,梁伟强兴致盎然。谈到兴奋处,这位“80后”理工科博士笑容烂漫。
“我们小时候看的电视机,大多是模拟电视。电视机一打开常有雪花点,图像也有重影。”梁伟强说,那时调皮的小孩子喜欢在电视机上“啪啪”敲打两下,甚至爬到屋外的房顶上扯一扯天线,这样电视的画面能更清晰。
出生于河南洛阳的梁伟强,对儿时的电视收看体验仍记忆犹新。或许,幼时想看到更清晰的电视节目的单纯想法,成为他日后投身高清数字科技领域的初心。
从小,梁伟强学习就格外认真刻苦。1998年,梁伟强以全县理科第一名的成绩被上海交通大学的电子工程系录取。本科求学期间,梁伟强几乎将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学校的图书馆和实验室,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研究生,师从数字电视开发的领军人物张文军教授,主攻数字电视传输领域的核心算法和关键技术。
梁伟强坦言,科技创新的竞争是“刺刀见红”的,技术方案容不得半点疏忽。如今想来,仍令他印象深刻的一次技术攻坚克难,要追溯到十年前,也即2005年他参与的国家数字电视地面传输标准(DTMB,GB20600-2006)的方案设计。
因为地面通讯的环境极为复杂,这给传输标准制定提出了挑战。当时,交大和清华同时竞争标准的技术芯片。梁伟强的任务是独立负责整个芯片的验证,这相当于芯片能否正常工作的最后一道关卡。要知道,芯片不同于软件,软件有瑕疵可能升级一下打个补丁就可以了,而芯片是集成的硬件电路,稍有设计瑕疵,就会导致整个芯片的不工作。芯片若要返工,不仅成本高昂,当时的时间上也不允许。
为了更高效地完成对芯片进行验证,梁伟强每天要研读数百个文件,数万行代码。就这样几乎不眠不休,每天凌晨两三点才回到宿舍,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仅用了一周,检测到了设计瑕疵,这比实际需要的检查时间缩短了一半。经过修正后,一次流片成功!
“最终融合了交大和清华的技术方案,形成了国标。现在这套标准已经影响到了千千万万我们中国人看电视的方式,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还是挺有成就感的。”梁伟强会心一笑。也因此,2005年、2006年梁伟强两次获得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
踏踏实实的学习、研究,使梁伟强积累了丰富的专业知识,在校期间就小有名气。因而,梁伟强博士还没毕业就被国内高清晰数字电视领域最主要的国标系统及芯片研发基地——上海高清数字科技产业有限公司所录取,至此,他一路在高清数字路上与科技创新赛跑。
 
创新无止境,只能靠一点点“磨”
梁伟强把记者带到三楼的一间实验室。实验室里摆满了电脑和各种测试设备,电脑屏幕上一行行绿色数字代码不停滚动,画面单调。
就是这样的电脑前,梁伟强常常做实验一呆就是大半天。梁伟强介绍说,目前,团队专注于地面数字电视(DTMB)和直播卫星数字电视(ABS-S)两个市场上努力耕耘。因此,泡在实验室里和枯燥的数据“交战”也成了家常。
2010年,为了解决我国边远地区老百姓看电视难的问题,国家广电总局在前后启动了直播卫星户户通工程。由于涉及技术保密,总局将安全模式激励器的研发任务仅交给了上海高清一家单位,并要求在两个月内务必完成。卫星激励器需要系统符号率在一定范围内任意设置,这带来了一定的技术挑战。领导考量再三,决定把这副重担交给梁伟强。
梁伟强在接到任务后,立即组建了精干的项目攻关团队,并就项目实施方案进行了认真细致的技术讨论。为了攻克这一难题,他不分昼夜地查资料、找文献、推公式。经过了数次尝试,终于找到了使用多相滤波器进行“无级变速”的解决方案。技术方案确定后,编写代码、仿真调试、硬件实验、系统联调等每一步开发工作他都冲在最前面。一个月的艰苦奋战,安全模式激励器联调成功,比预定的两个月时间缩短一半,获得了广电总局和业界同行的高度评价,他也因此获得2011年度广电总局科技创新一等奖和突出贡献奖的表彰。
这些年,梁伟强先后主持开发了3款地面数字电视解调芯片,每一款都比前一款性能更优、成本更低、应用更广。梁伟强也从普通工程师,升级为高级工程师。2012年还担任了公司芯片开发中心的负责人,开始在更高的高度谋划团队研发管理和公司技术发展方向,成为业界少有的“80后”研发和管理骨干。
在梁伟强带领下,今年团队研发的最新一代的地面数字电视解调芯片HD2312A,在性能上比几年前的产品提升40%,成本下降超过60%,比竞争对手最新产品还低30%左右。梁伟强打了个形象的比方:这款芯片挑战的性价比就是既要让马儿跑,又要让马儿不吃草。
最新一代的电视解调芯片,让市场看到了一把颠覆的“利刃”:这款产品不仅被国内外知名电视机厂商所采用,还吸引多家日本、台湾电视机主芯片生产厂商上门洽谈,打破了原先欧美人的垄断独大的局面。
在业界,许多人对梁伟强的团队毫不吝啬溢美之词:经过一轮轮大浪淘沙,他们的产品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了下来,并且独树一帜,靠的就是这种不断创新的坚持。
记者问梁伟强,创新的坚持靠什么?
梁伟强思考片刻说,应该是我们对这份事业的热情与痴迷吧。之于自己,大概是由于骨子里的勤奋和自强。
“创新的路上无止境,产品一代代更新,就是靠一点点磨出来”,梁伟强话语朴实。正所谓十年磨一剑,正是凭着坚韧的意志,梁伟强不断实现高清芯片科技的点滴突破,从而轰开一片自主创新的新天地。梁伟强:“磨”出高清新天地
 
本刊记者 郑思思
   
【人物小传】
梁伟强,上海交通大学博士,中共党员,1980年11月生。现为上海高清数字科技产业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芯片中心总经理,先后获得发明专利授权11项,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次,上海市和国家广电总局奖励6次。荣获2010年-2014年上海市劳模称号。
 
【正文】
梁伟强心里一直有个愿景:让中国数百万家庭都能看到高清的电视节目。现在,他离这个梦想又近了一步。
“2015年1月1日开始,我们所有国内销售的电视机里都要支持地面数字电视接收的功能,这意味着,在广大的农村、城乡结合部的地区这些原先没有有线电视覆盖的地区,现在都能够看到数字电视了!”梁伟强的口气中透着特别的骄傲,“对于广播电视来讲,它发射端比较少,接收终端是千家万户。要保证每个家庭都能接受到高清的电视节目,就取决于电视芯片的性能及成本核算。而我们最新研制的第六代地面数字电视解调芯片,能相较上一代芯片的成本降低30%,实际接收成功率从96%提高到99%。”
如今,在梁伟强的带领下,他的解调芯片开发团队连续推出了多款具有市场竞争力的芯片产品,惠及千家万户,并获得国家广电总局高新技术研发一等奖和特别贡献奖。团队研发的直播卫星电视芯片占全国市场的份额,位居第一。
在感佩这位年轻“80后”博士创造的社会经济价值之余,很多人也不禁好奇:创新之路绝非一马平川,梁伟强是如何凭借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在高清数字芯片领域寻求点滴突破,从而轰开一片科技新天地?
 
踏实勤奋,铺就高清数字探索路
记者走进坐落于浦东的上海数字产业园,第一眼见到梁伟强,脑海里不自觉地就对标“理工男”的诸多特征:干净的装扮但搭配并不入时,待人亲和谦逊,却不善言辞。
然而,一打开数字芯片的话匣子,梁伟强兴致盎然。谈到兴奋处,这位“80后”理工科博士笑容烂漫。
“我们小时候看的电视机,大多是模拟电视。电视机一打开常有雪花点,图像也有重影。”梁伟强说,那时调皮的小孩子喜欢在电视机上“啪啪”敲打两下,甚至爬到屋外的房顶上扯一扯天线,这样电视的画面能更清晰。
出生于河南洛阳的梁伟强,对儿时的电视收看体验仍记忆犹新。或许,幼时想看到更清晰的电视节目的单纯想法,成为他日后投身高清数字科技领域的初心。
从小,梁伟强学习就格外认真刻苦。1998年,梁伟强以全县理科第一名的成绩被上海交通大学的电子工程系录取。本科求学期间,梁伟强几乎将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学校的图书馆和实验室,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研究生,师从数字电视开发的领军人物张文军教授,主攻数字电视传输领域的核心算法和关键技术。
梁伟强坦言,科技创新的竞争是“刺刀见红”的,技术方案容不得半点疏忽。如今想来,仍令他印象深刻的一次技术攻坚克难,要追溯到十年前,也即2005年他参与的国家数字电视地面传输标准(DTMB,GB20600-2006)的方案设计。
因为地面通讯的环境极为复杂,这给传输标准制定提出了挑战。当时,交大和清华同时竞争标准的技术芯片。梁伟强的任务是独立负责整个芯片的验证,这相当于芯片能否正常工作的最后一道关卡。要知道,芯片不同于软件,软件有瑕疵可能升级一下打个补丁就可以了,而芯片是集成的硬件电路,稍有设计瑕疵,就会导致整个芯片的不工作。芯片若要返工,不仅成本高昂,当时的时间上也不允许。
为了更高效地完成对芯片进行验证,梁伟强每天要研读数百个文件,数万行代码。就这样几乎不眠不休,每天凌晨两三点才回到宿舍,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仅用了一周,检测到了设计瑕疵,这比实际需要的检查时间缩短了一半。经过修正后,一次流片成功!
“最终融合了交大和清华的技术方案,形成了国标。现在这套标准已经影响到了千千万万我们中国人看电视的方式,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还是挺有成就感的。”梁伟强会心一笑。也因此,2005年、2006年梁伟强两次获得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
踏踏实实的学习、研究,使梁伟强积累了丰富的专业知识,在校期间就小有名气。因而,梁伟强博士还没毕业就被国内高清晰数字电视领域最主要的国标系统及芯片研发基地——上海高清数字科技产业有限公司所录取,至此,他一路在高清数字路上与科技创新赛跑。
 
创新无止境,只能靠一点点“磨”
梁伟强把记者带到三楼的一间实验室。实验室里摆满了电脑和各种测试设备,电脑屏幕上一行行绿色数字代码不停滚动,画面单调。
就是这样的电脑前,梁伟强常常做实验一呆就是大半天。梁伟强介绍说,目前,团队专注于地面数字电视(DTMB)和直播卫星数字电视(ABS-S)两个市场上努力耕耘。因此,泡在实验室里和枯燥的数据“交战”也成了家常。
2010年,为了解决我国边远地区老百姓看电视难的问题,国家广电总局在前后启动了直播卫星户户通工程。由于涉及技术保密,总局将安全模式激励器的研发任务仅交给了上海高清一家单位,并要求在两个月内务必完成。卫星激励器需要系统符号率在一定范围内任意设置,这带来了一定的技术挑战。领导考量再三,决定把这副重担交给梁伟强。
梁伟强在接到任务后,立即组建了精干的项目攻关团队,并就项目实施方案进行了认真细致的技术讨论。为了攻克这一难题,他不分昼夜地查资料、找文献、推公式。经过了数次尝试,终于找到了使用多相滤波器进行“无级变速”的解决方案。技术方案确定后,编写代码、仿真调试、硬件实验、系统联调等每一步开发工作他都冲在最前面。一个月的艰苦奋战,安全模式激励器联调成功,比预定的两个月时间缩短一半,获得了广电总局和业界同行的高度评价,他也因此获得2011年度广电总局科技创新一等奖和突出贡献奖的表彰。
这些年,梁伟强先后主持开发了3款地面数字电视解调芯片,每一款都比前一款性能更优、成本更低、应用更广。梁伟强也从普通工程师,升级为高级工程师。2012年还担任了公司芯片开发中心的负责人,开始在更高的高度谋划团队研发管理和公司技术发展方向,成为业界少有的“80后”研发和管理骨干。
在梁伟强带领下,今年团队研发的最新一代的地面数字电视解调芯片HD2312A,在性能上比几年前的产品提升40%,成本下降超过60%,比竞争对手最新产品还低30%左右。梁伟强打了个形象的比方:这款芯片挑战的性价比就是既要让马儿跑,又要让马儿不吃草。
最新一代的电视解调芯片,让市场看到了一把颠覆的“利刃”:这款产品不仅被国内外知名电视机厂商所采用,还吸引多家日本、台湾电视机主芯片生产厂商上门洽谈,打破了原先欧美人的垄断独大的局面。
在业界,许多人对梁伟强的团队毫不吝啬溢美之词:经过一轮轮大浪淘沙,他们的产品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了下来,并且独树一帜,靠的就是这种不断创新的坚持。
记者问梁伟强,创新的坚持靠什么?
梁伟强思考片刻说,应该是我们对这份事业的热情与痴迷吧。之于自己,大概是由于骨子里的勤奋和自强。
“创新的路上无止境,产品一代代更新,就是靠一点点磨出来”,梁伟强话语朴实。正所谓十年磨一剑,正是凭着坚韧的意志,梁伟强不断实现高清芯片科技的点滴突破,从而轰开一片自主创新的新天地。